西安网站建设 | 西安网站制作 | 西安网站设计 | APP开发 | 兄弟网络 - 西安网站建设十余年经验,值得信赖!
了解市场新观点,内部案例剖析,增强服务意识与专业水平。

韩伟集团董事长韩伟:从小鸡蛋做起的大生意

来源:西安网站制作   日期:2015-06-05 10:00:19   点击:3857

1982年,韩伟正式辞去政府公职,以3000元钱50只鸡起家,成立家庭养鸡户。到现在,韩伟集团已经在长三角、珠三角、及东北地区占领了大部分市场。

访谈中,韩伟聊起了自己创业过程中的艰辛。他回顾说,辞去工作时,这一做法甚至远近闻名,很多人都感觉这个人有“疯”了,因为当时所有的人都想尽一切进到机关里。

在创业一开始,韩伟也注重品牌意识,将自己的名字直接注册成公司名称。也注重企业公民责任,这在民营企业中意识十分领先。韩伟谈到,非典期间,韩伟集团甚至调动自己所有的汽车前来运输鸡蛋,甚至力主自己的产品不涨价,以确保首都鸡蛋不缺、不贵。
按照计划,韩伟计划在5年内进入全国市场,并进入马来西亚、日本等国家和地区,预计在5年内计划实现收入上百亿。
以下为其现场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腾讯网嘉宾访谈。我们今天很高兴能够邀请到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农业产业商会会长韩伟企业集团董事长韩伟先生,请他一起来和大家聊聊。可能我们今天围绕的话题会比较小一些,会围绕着一个小鸡蛋展开,但是它也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离不开。我们先有请韩伟先生和大家打个招呼。
韩伟: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大连韩伟企业集团的董事长,从事了20多年蛋鸡的饲养。从50只鸡、3000块钱的一个家庭作坊式的养鸡场发展到迄今为止是中国目前最大的蛋鸡饲养厂,有300多万只蛋鸡,我们每天可以向市场上提供“咯咯哒”牌绿色有鸡蛋100多万吨,我们有数千吨的鸡蛋向市场提供。

主持人:从3000块钱,50只鸡起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的成就?

韩伟:可以说我们从创业那一天就力求把我们养鸡的行业做大。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当时农村都很穷,想吃一个鸡蛋在过生日的时候才能吃。家里来亲戚朋友的时候,老妈妈才能把很长时间积累下来的鸡蛋拿给客人。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这个东西我们不能养很多的,小时候的梦想得以实现了。在我长大成人的时候,在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就发现了在欧美和日本的蛋鸡饲养非常发达。我们为什么吃不上鸡蛋?因为我们中国蛋鸡生产水平太低了。每只鸡,每个年度只能生产8公斤到12公斤,而美国的资料拿过来一看每只鸡每年可以生产18-20公斤的鸡蛋。

后来我就想我们鸡蛋的质量会比美国好上几倍,因为我们同样一只鸡一年生产的鸡蛋只是它的一半。我们的生产水平非常落后。我们为什么产的少?因为我们是露天散放的, 冬天天气太凉不能产蛋。夏天天气太热了也不产蛋。所以在鸡蛋极其缺乏的时候,大家经常会说鸡蛋有一个季节价,产蛋高峰的时候会便宜,产蛋低峰的时候会贵。实际上作为一个行业没有什么高峰和低谷,所以在欧美和一些发达国家,尤其是在二战之后,他们把过去打仗闲置的通道放上笼子,再把鸡放在里面。冬天会提高一些温度,夏天会降低温度。
一年365天都能够生产出来鸡蛋。实际上鸡蛋的好与坏并不在于鸡产多少蛋,最重要的是每产一个蛋营养是不是够。实际上我们现在老百姓在吃饭的时候都没想过一个鸡蛋需要多少饲料,多少鸡蛋才能产出来。
为什么冬天的时候不产蛋?因为过去天气太冷了,摄取的大量的营养和热能大量产不出来鸡蛋。夏天太热了,因为他们摄取的饲料太少了,只能维持每天活下来。当一个什么格局非常落后,条件非常落后的时候,是资源最浪费的时候。所以说发展中国家和这样一种落后的生产模式大量的消耗资源和能源的生产环节。
主持人:我相信您刚才所提到的这些数据都是在后来逐渐形成的。您是82年开始尝试,84年正式辞职。可能在您这一辈的人中,经常会说到“下海”这个词。当年在下海的时候是怎么样考虑我要去做这个还是不要去做这个的?因为大部分政府的公务员更多的会心怀天下。

韩伟:改革开放到现在已经29年了,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现在这个年代人们对“下海”这个词很陌生。

主持人:您当时下海的时候家里人的阻力大吗?

韩伟:尤其是我夫人的阻力不是很大。所以有的人就是官本位,一定要读书,一定要考取功名。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生产队里的劳动社员能够到公社做一个机关干部,在农村也是光宗耀祖。工作了几年辞去工作回家养鸡这是当时绝对不能理解的。我当时是20几岁想法很多,一个月20几块的工资想维持一个殷实的家庭是不可能的。我82您结婚,也欠了一点债, 靠这点钱还债是不可能的。另外一条是赶上了好的时代,毕竟十一届三中全会推出了“联产承包,包产到户”,但是当时的社会对这种提法持怀疑态度,到底能不能再走过去,能 不能改革。因为更多的人不理解,更多的人茫然。在这个时候我辞去工作,当时这样的做法是远近闻名的,感觉这个人有点发疯了,所有的人都想尽一切进到机关里。

作为我自己在思想上有没有斗争呢?也不能说一点没有。我要回来家养鸡的决心已定了,给单位写了报告要辞去公职回去养鸡,雄心勃勃。过了几天党委书记找我谈话,说开会研究了我可以回去。当时我交接工作的时候有两个多小时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为什么?我一个穷小子,从农村进入机关,成为机关干部,每天走到十里八村人家都说公社干部来了,明天就不是公社干部了,和他们一样只是什么队的社员了。第二方面,每个星期三要固定的在机关学习,从此以后我再也到不了那个地方了。人们讲的政治待遇等等都没有了。当时就想从明天开始我就不能再走入机关这个我该去的地方和我参加政治工作的地方了,彻底的回去做农民了。但是两个小时以后就过去了。回到家里,和我的夫人和家人就设计了这样宏伟的蓝图,一做就是到现在。

主持人:当时您给了我们一个数据,一天是1500万只鸡蛋。可能到过去的时候您是从50只鸡起家的,在这样一个20年的发展过程中,在这样一个时间段,您现在回过头去看感觉一步步的发展最畅快的地方在哪里?觉得特别艰难,几乎走不下去的时候又有多少?

韩伟:是这样的。在中国无论是年轻一辈,还是改革开放的第一代创业者,说到艰难无时无刻艰难都伴随着你。但是我们也有一个不争的事实。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后来一段时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落后的时间。前十年流行着一句口头禅:人有多大但,地有多大产,金钱满地跑,就看你找不找。当时是短缺经济时期,什么都短缺。生产任何东西在市场上都可以卖得出去。实际上改革开放初期给很多人很多很多机会。但是这个阶段是不锻炼人的,因为你不需要有市场意识。猪肉、鸡蛋等等什么都要票。所以,在那个年代流传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说法。现在这个流传改变了,酒香也要靠吆喝了。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十年。

到了90年代中叶以后,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什么东西都可以生产出来了。现在可以说商品琳琅满目,要什么有什么。我们要用改革开放初期的经营方法是寸步难行的。因为所有的东西都不缺了,鸡蛋不缺,猪肉也不缺,牛奶也不缺,怎么能走得过来?所以90年代中叶对中国第一代创业者带来了一个严峻的考验。这个考验我们现在已经走过来了,我们可以分析一下,摆在创业者面前,摆在我们所有谋求发展的这些人面前,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一个门槛接着一个门槛。我这个门槛过去了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休想。你第二个门槛要比你第一个门槛还要高出一倍。所以无时无刻都伴随着困难。开始的时候没有掌握技术,你想发展养鸡是有讲究的,我们并不懂得禽流感是怎么回事。整个行业的技术我们根本没有掌握。但是那个时候规模小,我们韩伟企业集团由3000块钱、50只鸡发展到现在,这对于一个没有受过市场教育和经济熏陶,在一个极度计划经济的社会氛围中成长是需要20年时间的。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80年代“酒香不怕巷子深”这种说法,80、90年代这种大量的品牌被外来的品牌给注册掉了。我们也注意到了您用您自己名字命名为企业集团的名字,这个品牌应该是在所有同行,所有同辈们面前是跑的很快的。但是有没有担心过你的产品不好,别人会骂你韩伟不好吗?

韩伟:在80年我还在上班的时候,在50只鸡,3000块钱起步的时候,当时叫许淑芬养鸡专业户,当时用的是我夫人的名字,因为我机关干部不能用这个名字。84年以后我回来了把我的名字放上去了,改名为韩伟养鸡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就把名字放上去了。为什么?什么是责任?我们经常讲企业家要承担社会责任,社会责任是需要载体来承担的。放一个其他的名字也可以,但是你把你自己名字放上去就证明了我要用我的毕生精力,向社会承担责任。如果你弄虚作假了别人会说你韩伟是在弄虚作假。为什么丰田、福特都是用的它的创始人的名字。比如美国的海蓝公司,养鸡是世界前五名的。俄国的罗曼公司,所有的公司都是用老板的名字。我觉得用老板的名字是非常好的想法。
主持人:您在一开始做养鸡这个小买卖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您会做成一个大公司一个大买卖,以丰田它们为榜样吗?

韩伟:曾经有一个国家领导人到我们企业集团考察过。他给我提了几个字,希望韩伟集团发展成为中国的正大集团。说心里话很多人非常高兴。实际上我非常不愿意发展成为正大,我为什么要发展成为正大?我要走中国人的路,为什么正大不要成为韩伟这样的企业?你美国人能做到,欧洲人能做到,泰国能做到,我韩伟不仅能做大,还能做好。因为没有理由做不好。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在中国,中国的事情做好了就是世界之最。

主持人:其实你刚才也谈到了一个话题,叫做企业责任。您在1992年的时候就提出了为政府分忧,当时您也参与到了“菜蓝子工程”中去。我们也看到了最新的国民生活指数的发布,我们注意到日常生活类的蔬菜和果蔬的产品价格一直在持续上扬。您在谈到企业责任的时候是怎么考虑如何丰富如何降低大家生活成本的?

韩伟:实际上现在我们的国人,我们的消费者,包括我们的管理者都应该清醒的认识如何把握保障消费者的利益,这个很关键。比如我们在80年代的时候,当时物资很紧张,我们在大连生产鸡蛋,只是保证大连和辽宁的市场供应。

每当鸡蛋价格出现自然灾害的时候,比如水灾的时候,各种价格都在上涨。这个时候我们就把价格平移在灾害前的价格,我一直讲“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另外企业一定要追求利润,因为企业不是民政部门,不是慈善机构,它要追求利润。因为只有它有了利润才能长久发展,只有有了利润才能为国家交税。只有它有了利润才能保证职工的生活得到改善。但是我们不能唯利是图,作为一个企业首先一点是不能发国难财。比如说在SARS爆发的时候,北京很多电视都报道了市场抢购一空,而且大家都不愿意往北京来。当时我们每天向北京输送150吨鸡蛋。当时把我们厂运饲料的车全部停下来了,当时我给北京市政府写了一封信,我的产量是150吨,保证家乡有50吨,另外100吨送到北京。你要知道北京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

当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想怎么可以呢?这个时候我是不要把价格抬的很高,在这个地方发财?国难当头,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我们还要把价格提的很高,这是开玩笑呢。所以有的人囤积一些药品进行抛售,我觉得作为企业家应该树立一个是承担社会责任,一个是稳定市场物价的责任。实际上市场物价稳定了社会也就稳定了。如果一个社会都动荡了我们还能发展吗?所以一个企业家追求的是长足发展,社会的平等竞争也好,但是穷富差距不要太大。我们要赚钱,但是我们要给我们的职工带来一定的利益。同时在我们发展过程中让消费者也从中受益。

实际上消费者可能讲你们把鸡蛋卖到8块钱怎么叫让消费者受益呀?实际上80年代的时候玉米饲料是4分5一斤,之后到7分钱,鸡蛋到了1块2毛钱。现在上升了10倍。80年代的时候工资是37.5,现在3000块钱都没有人养鸡了。所以现在农副产品价格要适度上涨,但是不要过高。比如现在我们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中国在世界上综合国力地位的提高,我们的GDP和人均收入都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在农副产品方面的价格还很高,这一点我觉得党中央和国务院非常好,在十五大之后,尤其是“十六大”到最近刚刚闭幕的“十七大”高调推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解决三农的问题。

解决三农问题目的是什么?农民增收。只有农民增收才能实现农村农业的发展。农民增收的途径在哪里?农民不会印钞票,农民也不可以印钞票。所以农民增收的途径就在于粮菜价格的上涨。近30年代的改革开放东部沿海和城市建设各个方面都有一个相对的发展,农村相对滞后。所以我们的消费者在农副产品价格的上扬方面应该给予适度的理解。比如我们“咯咯哒”和韩伟企业集团这样一些龙头企业的作用就在于它扩大发展,增强集中度来逐步减少压低价格上涨的速度,以此来保证消费者的利益。如果过于分散就麻烦了,过于分散成本就高了。比如蒙牛和伊利追求的利润是4%、5%就可以了。如果把这些大的乳品企业和肉品企业拆分了,让蒙牛变成10家,伊利变成10家,8%的企业都活不下去。因为每一个牌子都需要做广告,让大家去买它的东西。作为蒙牛,一年的广告投放1个多亿。你让它拆分成10家,你让每年一个公司去投1000万,你想象会是什么样。
主持人:韩伟企业集团现在用“咯咯哒”这个品牌把鸡蛋推广到全国大部分的城市。用这样的方式去突破,会不会感觉因为人力过大会使它的效率降低?

韩伟:不会的。我们现在有25年的“咯咯哒”的生产经历和经验。我们在这种好山好水,好的生态环境里面生产出来的产品都能输送到日本,而且日本对产品的质量要求非常苛刻。我们已经有7、8年对日出口的许可了。去年他们又把技术门槛拉高。过去的许可已经不算数了,又重新规定了近600项的规定并近来重新检测,对我们检测了6个月,完全通过了。可以说这是在鸡蛋里挑骨头。但是在这600多项的检测过程中在鸡蛋里也没有挑出骨头。我们“咯咯哒”这个鸡蛋品牌又再次对日输出了。对日输出标志着什么?我们20多年养鸡的技术保障体系是良好的,我们的生产环境是优质的,我们的管理是一流的,这样才能达成好的质量。我们有这么好的产品应该让国民吃到好的东西。我们生产这样好的东西不是为日本服务的,我们是为人类服务的,更应该为我们国人服务。

我们在珠三角和长三角各大地区全方位的推广我们的好鸡蛋。这个网络建设会不会很高?一个大的品牌网络建设的成本是非常低的。我们用ERP数据系统把全国的网络用一部电脑,一个数据控制系统控制住了。在整个三大基地,苏北基地,东北基地和大连基地,在这三个物流配送中心向全国网络近百个网络配送我们的鸡蛋的时候一个小企业是做不到的。我们用卫星定位系统把它全部定位到了。

所以会非常畅通的在第一时间把最新鲜的鸡蛋送到终端。实际上我们是给农民富裕提供了桥梁和纽带。这是我们25年的管理经验和技术经验积累成的。如果更多的农民都去做反而成本很高了。另外,我们追求的空间希望达到5、6%就可以了。我们也不想做太大,或者就想在辽宁和东北地区发展,反而我们的利润却达到了12%。消费者一定要切忌,非垄断的,相对集中的品牌是有效的保证消费者利益的最好的载体和品牌。就像为什么美国鸡蛋价格20年不变,为什么美国肉蛋奶的价格始终稳定。因为它的供应商规模较大,它的供应商是非常稳定的。但是我们现在的消费者今天吃吃这个,明天吃吃那个,今天谁打折就买谁的,形成了市场上的恶性竞争,互相残杀。实际上一个有序的市场是需要两方面到三方面的因素来达成的,也就是说包括政府的支持,消费者的接纳,生产供应商的理性推动。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到的数据是“咯咯哒”已经在全国1万多个城市可以买到了。您自己的梦想或者是在您构建的蓝图中希望这个网络铺到什么地步?

韩伟:在整个南亚地区而不是在整个中国。我们近5、6年可能在未来7、8年主要是把目标锁定在国内、港澳、日本。我们在未来的发展可能要进入马来西亚、新加坡甚至到巴基斯坦、印度。因为这些都是人口众多的国家。而且我们亚洲人吃鸡蛋素来有这样的习惯。因为我们加入WTO之后市场是全球的。

所以,把市场做到整个南亚地区,近5年我们把市场锁定在国内。每年有1600亿-2000亿,在这1600亿-2000亿中我们“咯咯哒”要唱主角,要引领这个行业的崛起,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吃到绿色的产品。实际上我们现在不仅要追求环保和绿色,更重要的还要追求一个安心。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让鸡很舒服?因为在良好的状态,愉悦的状态下生产出来的鸡蛋质量会非常好。所以我们也追求绿色、环保和安心。环保不仅仅要考虑到鸡蛋的质量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在生产鸡蛋的过程中是不是使环保管理的非常好了。有一些非常发达的地区管理的非常好,有一些落后地区管理的不是很好,给整个生态环境带来了非常大的麻烦。

如果我们未来的发展地区环保不好,这个地方不是我们目标推动的建设基地。我们在这样严格控制的要求下去生产。“咯咯哒”鸡蛋不仅要给消费者提供健康和绿色的安全,而生产“咯咯哒”鸡蛋也不要给整个环境带来污染。
主持人:我们听说了一个数据,您刚才也谈到希望5年之内能够在全国市场发展的更壮大。您计划想在5年之内将一个小鸡蛋的生意发展成160亿的大市场。

韩伟:现在中国目前鸡蛋的市场份额是1600亿到2000亿。也就是说我们要在5年时间实现我们百亿的目标。也就是说我们目前的销售额是十几个亿。2008年我们要实现20亿-30个亿的营业额,2009年要达到60、70个亿,10年要过百亿,在3年的时间内过百亿,5年时间内要实现200亿的市场份额。这在鸡蛋市场上总的销售量上的百分之几。因为我们走的是中高端的线。主要是满足京津塘、长三角和一些较发达的城市的需求。中低端的市场我们也不会放松。为什么会出现高端的鸡蛋?大家一定会非常关注。

怎么你生产的“咯咯哒”鸡蛋就是高端的?同样的鸡换一个人生产就是低端的。高端和低端的划分是非常科学的。就像我们说生产葡萄酒,为什么同样栽下一种葡萄做的酒是1万多一瓶,用其他的品种做出来的酒就是100多块钱。最重要的是我们生产出来的鸡蛋年龄不一样,生产出来的鸡蛋就不一样。刚开始的小母鸡生产出来的鸡蛋,最好的就是“咯咯哒”的高端鸡蛋。老母鸡生产出来的鸡蛋也不是不可以吃的,它是“咯咯哒”的低端鸡蛋。实际上我们就是把它细分了。
主持人:在咱们做访谈的对面是中央电视台,就在这一两天新的标王刚刚诞生。我们也听说您代表您的“咯咯哒”的品牌也参与了这场竞争。您怎么会想到和他们在同一个竟技场上去玩呢?

韩伟:这个不是玩儿,这是我们的广告意识。酒香不怕巷子深是老话了。在现在的市场经济过程中酒香也靠吆喝了。“咯咯哒”作为一个领先的企业,作为一个驰名的商标必须要在我们的主流媒体上亮相。我们这次去央视参与夺标,我们的目的和目标就是“2008,央视有我”。就是这样的目的。我们计划是要三到五千万的广告投入。这三到五千万是指全国,央视我们准备投两千万。


上一篇:七喜电脑有限公司董事长易贤忠创业故事     下一篇:鲁冠球访谈:革命者的休息地是墓地
扫码立即沟通
公众号加关注
版权所有:西安兄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07012704号-1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凤城三路10号凤凰新城3号楼14F    
关闭
029-86512630 工作:8:30-17:30

*